浙江大学:第402期:第04版:04

谈卢守耕先生对海峡两岸农业的贡献


字号:

   期次:第402期   作者:■文/邹先定


  浙江大学农学院卢守耕教授在抗战胜利后奉派协助接收光复后的台湾农业机构,参与台湾糖业试验所的接收和建设,并任该所首任所长,尔后又在台湾大学农学院任教,1988年去世。关于这一段历史今天的青年朋友可能不太熟悉,在正式出版物中亦少有提及,1992年出版的《浙江农业大学校志》虽有记载,但陈述较简。事实上,这段历史与当时浙江大学农学院院长蔡邦华同陈建功、苏步青一起受命参与台湾大学(接收前称台北帝国大学)的接收和建设工作,并担任光复后台湾大学农学院的首任院长,都见证了浙江大学农学院与台湾现代农业及高等农业教育深厚的渊源,生动地体现了两岸同胞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因而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1945年卢守耕赴台参与台湾糖业试验所接收,恰逢他的天命之年。以此为界,此前卢守耕先生在大陆27年的工作生涯中,任职任教于浙江大学农学院及其前身长达14年之久(1925—1930,1936—1945),如果把在浙江省立甲种农业学校就读期间也计入,则在浙江大学农学院及其前身的时间更长。1945赴台后直至1988年辞世,卢守耕先生一直在台湾从事农业科研教学及管理工作,主要在台湾糖业试验所、台湾大学农学院等院所工作。卢守耕先生一生在农业教学科研及管理领域辛勤耕耘,殚精竭虑,硕果累累,为两岸农业做出了宝贵的贡献。
  卢守耕(字亦秋,1896—1988),浙江余姚人,浙江大学农学院著名教授,曾担任农学院院长(1936.9—1939.7)、农艺系主任等职务。卢守耕身材魁梧,态度严肃,面色和善,学识渊博。因教学认真,授课内容新颖充实、条理清晰、循序渐进而深受学生欢迎。
  卢守耕早年就读于浙江省立甲种农业学校(浙江大学农学院之前身),与沈宗瀚(著名农业科学家、被称为“台湾农业之父”)为同窗学友。1918年毕业于北京农业专门学校(今中国农业大学),在读期间卢守耕同吴耕民(我国园艺泰斗、浙大农学院教授)、沈宗瀚因学习刻苦、成绩优异而被同学戏称为“余姚三阿木”。1925年应许璇(中国农业经济的先驱)之邀,他在浙江农业专门学校、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劳农学院(均为浙大农学院之前身)及国立浙江大学农学院任教,讲授《稻作学》,兼任农场副主任。
  卢守耕博闻强记,授课认真,田间实习,亲自带领,赤脚下田,言传身教作示范。当时,金善宝(我国著名的农业科学家和教育家、曾任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小麦研究的奠基人之一)种麦,卢守耕插秧被传为佳话。1930年留学美国康乃尔大学,主修植物育种学、副修农艺学及植物生理学,获硕士和博士学位。
  1933年卢守耕回国,任中央农业实验所技正,并兼任全国稻麦改进所技正。当时该所始建,育种材料空白,卢守耕到任后,向全国及世界各地广集水稻品种,并不辞辛劳从京沪和京芜两路沿线各地农家稻田选水稻单穗1万余个,进行选育栽培,为我国水稻育种奠定基础。1935年卢守耕考察广西及东南沿海各省的农业并专程去台湾考察,编印《台湾之农业》一书,为我国开始研究台湾农业的重要著作。
  1936年卢守耕应国立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之聘,出任国立浙江大学农学院院长兼农艺系教授。当时,农学院自笕桥迁至华家池不久,校舍粗具,校园为墓地荒田,在他筹划下,辟草莱,迁坟墓,建立规划井然的农场。
  抗日战争爆发后,农学院随浙大西迁,身为院长的卢守耕带领农学院师生,克服艰难险阻,跋山涉水,坚持教学科研,可谓“间关千里,弦歌不绝”。1939年辞去农学院院长之职,任教授兼农艺系主任。
  在浙大西迁期间,卢守耕曾先后主持农学院、农艺系的教学科研工作,成绩卓著。农艺系,搜集水稻品种1200余个、小麦品种1483个;育成水稻良种5个、小麦良种2个、油菜良种1个,都曾经就地推广种植。卢守耕亲自研究的课题有:籼粳稻的比较研究、水稻栽培疏密对产量及其性状的影响、胡麻的自然杂交率等;和过兴先共同研究的有:玉米自交系单交及测交的比较等。在湄潭举行的农学院学术报告会上,卢守耕作《迁湄三年来水稻育种之成果》、《籼粳稻之比较研究》、《水稻栽培疏密对产量及其性状之影响》、《胡麻之自然杂交率》、《玉米自交系单交及测交之比较》(与过兴先合作)等专题报告。在西迁途中,为解决教材问题,他亲自编写《中国稻作学》,并在江西泰和华阳书院西侧的农场进行水稻试验。
  浙大在泰和期间,由于战乱,涌入江西的难民日渐增多,校长竺可桢为解决他们的粮食等生活问题,与江西省政府商定,在泰和沙村利用大片低产荒芜土地,成立沙村示范垦殖场,由农学院代办。经选举,卢守耕兼任垦区管理委员会主席。经过浙大农学院师生及全体垦民的努力,使拥有600多亩土地的第一垦区初具规模,为缓解战时粮食供应紧张及安置难民起到一定的作用。
  1942年夏,应云南大学农学院院长汤惠荪教授(农业经济学家,曾在浙江大学农学院任教,有台湾土地改革先驱者之称)邀请,去昆明讲学,卢守耕主讲稻作学和作物育种学,孙逢吉主讲棉作学和特用作物,吴耕民主讲蔬菜园艺学,深受当地学术界欢迎。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台湾光复,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卢守耕奉政府之召、应赵连芳(我国农业技术改进的先驱、中国稻作学会创始人之一、1945—1947年任台湾省农林处处长)之邀,赴台湾协助接收农业机构,奉命担任光复后的台湾糖业试验所首任所长,前后历时达八年半之久。他曾撰写有《台湾糖业及其研究》一文,详述台湾糖业之回顾,甘蔗品种之变迁、台湾甘蔗育种及栽培方法、台湾之制糖工业及副产利用,并提出六大糖业改进问题。
  卢守耕在任期间,改变了接收时糖业试验所破败残缺的局面。当时,试验所房屋设备多被炸毁,农场荒芜,甘蔗绝迹。卢守耕就任后迅速修建房舍,遣送日籍人员,自大陆罗致人才,确定研究发展方向,确立管理制度。他克服阻力和干扰,苦心经营,取得成就,并为其日后发展奠定了基础,对台湾糖业恢复和发展作出了贡献。撰有《台湾糖业试验所之试验工作》等论文。卢守耕还曾在台湾农业试验所、菸草试验所、台湾糖业研究所等农业机构担任评议委员之职务。
  由于卢守耕曾任浙大农学院院长、系主任和教授等职,抗战胜利后,朱学曾、孙逢吉、王世中、白汉熙、胡颐等多位浙大农学院教师、校友以及毕业生,相继应邀赴台湾糖业试验所工作。他们在卢守耕领导下,发挥各自专长,参与台湾糖业试验所的恢复和建设。他们为二战后台湾糖业和农业发展贡献自已的才智和力量。
  1954年,卢守耕转任台湾大学农学院教授达19年之久,兼任过中兴大学、文化大学、屏东农业专科学校教职。1973年退休后留台湾大学兼任教授,并仍继续担任台湾农业试验所、菸草试验所、糖业研究所的评议委员、台湾中华农学会理事(24届理事中,卢守耕蝉联21届)、台湾教育部学术审议委员、农艺部门博士学位审核召集人等职。在台大任教期间,还出国考察过非洲利比亚等5国农业,指导农业工作,蜚声海外。1988年病逝于台北市,享年93岁。
  卢守耕一生从事农业、糖业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并担任行政管理职务。在浙江大学农学院和台湾大学农学院等院校任教40余年,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永遍布海内外,很多是农业教育、科研、行政上的教授、专家和领导。卢守耕为大陆和台湾的现代农业及高等农业教育事业贡献出自已毕生的精力,一生淡泊宁静、才华内敛、甘于缄默、安于沈潜,被人们尊称为“农业耆宿”。主要著作除《台湾之农业》外还有大学丛书《稻作学》、《现代作物育种学》两部,集一生教学科研经验和世界各国学者丰富精湛内容,具有权威性;译著有世界名著《植物育种学》、《育种学导论》等。他在自序中写道:“爰不辞衰老,从事翻译,语求其信,文求其达”,其敬业精神与治学态度,可见一斑。应台湾商务印书馆之聘,任科技大字典农科主编。另有发表水稻、甘蔗等方面的论文15篇。
  卢守耕先生自1945年赴台后,思念大陆之情与日俱增,对浙江大学农学院更是怀念,但终未能如愿。卢先生去世前,期盼祖国统一,中华民族强盛,不断上进,其依依游子情,拳拳爱国心,令人感佩。卢守耕先生去世后,其子女秉承先父遗愿,将10万元美金捐赠母校—当时的浙江农业大学。1990年10月15日,正值浙农大80周年校庆之际,学校隆重举行“卢守耕先生捐赠仪式”,卢先生的外孙吴昉先生出席捐赠仪式。学校决定用这笔捐赠建造动物临床研究中心,并命名为“亦秋馆”,以纪念这位为祖国农业作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