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第671期:第03版:第03版

最受欢迎的“马原”老师竟然“最老派”!


字号:

   期次:第671期   










  ■本报记者 马宇丹 学生记者 陈友云
他是学生心目中的“真·马原男神”老师,学生大呼“连着三节课都不水手机”“幸好一直坐前排不然绝对后悔”!
  但是这位被称为“业界良心好老师”的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青年教师吴旭平却说自己采用的是“最老派的”授课方式,相较于PPT他更喜欢板书,相较于“有趣”他更想给学生“深度”,就连课堂提问制度都是源自西方哲学史。
鼓励随时打断进行“刁难”的“马原”课
“为了感谢费;为了表彰锦旗;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因为旁边有摄像机。带着这些理由去扶老奶奶过马路,是否可以称为道德行为呢?”5月8日的“马原”课上,吴旭平抛出这个问题后,学生们开始了又一番唇枪舌战。
“如果我的行为是出于利己的目的,那就是不道德的;如果我的出发点是利他,那就是道德的。所以,如果我扶老奶奶是为了金钱或者荣誉,那不是真正的道德。”一个学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我认为,为了避免因为不扶老奶奶而引起的良心不安才去扶不是一个道德行为。但如果我是为了消除之前一件亏心事造成的心里不安而去扶,能不能算成是真正道德的行为呢?毕竟如果大家都愿意去弥补过错,对社会发展有利。”
  ……
学生或者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针对前面同学的发言发表自己的见解。在吴旭平的课堂上,穿插着许许多多这样的头脑风暴。围绕一个既定问题,学生的思维发散又聚焦回来,最终不偏不倚地落到课程重点上来。
“首先,一个行为是不是真正的道德,不能用外在的、肤浅的利己利他标准来衡量,否则可能会造成打着利他名义却伤害到整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后果。第二,道德不是简单的负负得正,后来的善行不能作为弥补之前过错的手段。否则按照这个逻辑,如果我们下次遇到老奶奶之前没有做亏心事,那还应该扶吗?”吴旭平鼓励大家畅所欲言,同时一一回应,并且在越辩越明后将学生引到哲学原理上来。“道德行为的出发点必须是一个普遍有效的法则,否则就不是真正的道德行为。道德行为不能作为其他行为的手段,而只能作为目的本身。以扶老奶奶过马路为例,只有我们内心认可这是一件需要我们来做的事情,而非掺杂了个人目的或结果考量,才能算是真正的道德行为。”
“上课想要有收获,最好的方式就是大胆交流。上课非常投入的吴老师可以调动起我的积极性,我自然就想跟他交流。”2017级竺可桢学院混合班的林皓泓说。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当学生的时候就爱思考、爱提问,爱‘刁难’老师,所以我在做老师之后非常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平等自由的对话渠道。”吴旭平说,他借鉴了苏格拉底的对话术,“有疑议者拥有优先发言权”,无论对错和长短,学生只要发言就可以获加平时分。而且问答规则非常自由,举手示意即可随时打断他。“为了防止一个人漫无边际地滔滔不绝,两个人可以联名打断前一位发言者。”吴旭平说他的课堂提问和救济规则源自“罗伯特议事规则”。
  在这样“随意”的发言规则的激励下,很多同学纷纷举手,表达自己的想法。“吴老师把思政课做成了一个大家都能讲话、都有话讲的哲学讲坛。”林皓鸿说。那真的会有学生使用这个看似“过于随意”的提问规则吗?在吴旭平的课堂上,这个问题的答案是YES!“我认为,未必需要和学生产生共识,只要他们对这个问题有更深度的了解即可。”吴旭平说。
在QQ群打分决定成绩的辩论赛
世界是不是可知的?知识来源于经验还是潜能?成大事者需不需要拘小节?这些或是经典的哲学讨论,或具有现实意义的辩论题目,都曾出现在吴旭平的课堂上。他将学生分成小组,每组再分正反两方进行展示辩论。
  讲台上是激烈的辩论,讲台下是热烈的QQ班级群线上讨论。学生观众实时发表观点和评论,吴旭平也适时点评,形成互动。值得一提的是,辩论赛的胜负完全由学生观众在QQ群的匿名投票结果决定,而胜负结果则会影响平时成绩。
“从哲学意义上来讲,结论应该是被严格论证出来的,要有理有据,不掺杂情感。”吴旭平设置辩论环节的初衷是培养学生的理性判断能力,所以他要求学生在立论和总结陈词阶段要避免“煽动性的语言”,通过让学生意识到情感判断的局限性,从而引导他们获得更加理性的态度。
“在网络社会,老师再也无法像原来一样,仅仅依赖知识垄断地位来实现良好的教学效果。学生真正想要的是理论深度,想要围绕真理的讨论,因为这部分内容是网络平台所不能提供的。”
  吴旭平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应该培养学生的辩证理性思考和形而上学的态度。所以,无论是在课程环节还是课程内容设计上,他都注重逻辑训练。
  一堂关于“马克思的本体论”的课,吴旭平从“本体论”的希腊文含义引入,从巴门尼德的说教词说起,历数赫拉克利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普罗提诺的本体论思想,然后强调马克思的物质观不是凭空而造,而是在继承和发展康德和黑格尔的哲学思想而得来,从而就解释清楚了马克思的本体论为什么是科学的。“只有形成一个链条,才能把原理说通说透,否则不仅丧失了马克思主义深入现实的精髓,更可能让学生产生抵触和厌恶情绪。”吴旭平说。
“马克思主义的说服力来源于理论的逻辑深刻性。”吴旭平认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中要深刻剖析理论,抓住事物根本,应当“回到马克思本人乃至他思考问题的时代背景去理解,而不是抱着一本教材把原理生搬硬套,否则结果可能就变成了教条主义。”
“充满哲学气息的浙大顶尖段子手”
在浙江大学非官方匿名教评系统“查老师”里,学生为吴旭平的打分为9.95分(满分10分),更有学生称吴旭平为“充满哲学气息的浙大顶尖段子手”。“这些段子不是我专门准备的,也不需要专门去想。因为哲学原理本来就是可以而且应该下降到生活。”吴旭平说,他对日常问题的思考自然而然被打上了哲学的印记,而这些对现实问题的看法都是他课堂段子的来源。
  为什么不能做小三呢?在讨论这个道德命题时,吴旭平不是通过举各种例子来说明“当小三的下场很惨”,而是有一套哲学论述,“你当小三是为了抢别人的老公,但是这个行为的目的却也是组建家庭。如果随意破坏别人的家庭成为一个规则的话,那别人也可以来破坏你的家庭。在这种逻辑下,你的愿望和该规则就是自相矛盾。”
  这种哲学解释基于黑格尔的哲学逻辑,即只有规则具有可重复性、普遍有效性时,才能称之为规则。吴旭平的解释不能自杀、不能偷盗等“高能段子”里都有这个逻辑的影子。比如,对于‘人为什么不能自杀’这个问题,吴旭平的解释是“你认为自己能选择自杀,是基于人有自由意志。但是如果你自杀了,你其实是选择了放弃自由意志。此时,矛盾就出现了。”“虽说是一些段子,但是吴老师用这种方式消除了我对哲学的疏远心理,启发了我们的兴趣,也吸引我对具体的生活问题有了更深的思考。”2016级浙江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5+3专业本科生文继航说。
  这位顶尖段子手的业余爱好是什么?吴旭平的回答竟然是宅在家里看动漫,他对《圣斗士星矢》《火影忍者》的剧情如数家珍,而时下热门的《小猪佩奇》则是他最近的心头好。“看动画片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而且荷尔德林说,思想深刻者,爱生机盎然。或许思想越深刻的人,往往越喜欢简单的事物。”吴旭平笑着说。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