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第315期:第01版:第一版

陈子元:开拓中国核农学


字号:

   期次:第315期   


  人物名片:陈子元,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核农学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1944年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化学系。先后在大夏大学、华东师范任教。1953年调浙江农学院任副教授兼化学教研室主任。历任浙江农业大学教授、副校长、校长;中国原子能农学会理事长,中国农业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副理事长。所著《核技术及其在农业科学中的应用》一书,被认为是目前该领域中惟一的内容最为丰富的专著。
  3月10日,阳光灿烂的午后,穿过华家池边蓬蓬勃勃冒着新芽的柳枝,记者如约来到位于东大楼二楼的陈子元院士的办公室。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陈子元从1983年做浙江农业大学校长时搬进来,至今20多年过去了,无论是做校长,还是出任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科学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始终都坚守这间简单朴素的办公室。
  谈起原子核农业科学研究所,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陈子元先生依然记忆犹新,就像昨天发生的事。他说,五十年代,中央编制了《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提出57项国家重要科学技术任务,12个带有关键意义的重点,重点的第一项即为“原子能的和平利用”,自此以后,原子核科学技术在各个领域中的运用全面展开,核技术在农业中的运用也开始蓬勃开展。当时的苏联为了帮助中国和平利用原子能,派出了16人的专家组到上海刚落成的苏联展览馆为中国技术员办培训班。陈子元当年10月份下乡,12月就被抽调回来,参加了这个培训班。可当时,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起步已至少晚了十几年。
  陈子元自1958年起长期从事核农学的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是我国核农学开拓者之一。1958年,在他的带领下,创建的同位素实验室即核农所的前身,是中国高等农业院校中第一个放射性同位素实验室。当时条件非常简陋,实验仪器短缺,他们常常自己动手做,没有经验,靠自己慢慢摸索,就这样一边建设一边工作,一边开展科研一边培养人才,实验室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渐发展起来。
  上世纪60年代初,浙江省作为农业大省,农业水平比较高,农产品的产量也很高,但高产量要靠农药,农药用多了,就会有残留。陈子元和同事们经过调研发现,我国农业生产中广泛使用农药以后,虽然减轻了病虫害造成的损失,但同时也给农作物和农业环境造成严重的化学污染,危害人畜安全并使农产品外贸出口蒙受了巨大损失,遂确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开始了放射性同位素示踪剂的研究。他和同事们利用标记放射性同位素,先后合成了15种有机砷、有机磷和有机氮等标记农药,并应用同位素示踪法对各类农药在土壤和水稻、棉花、桑、茶、中药材等植物上的吸附、残留、转移、消失和分解等的规律、机理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提出了安全使用农药,减少农业环境污染的有效措施。该项研究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优秀科技成果奖。
  70年代,陈子元受农业部委讬,联合全国43个单位,与200多名科技人员协作,历时6年,编制出29种农药与19种作物组合的69项《农药安全使用标准》,并成为国家标准一直沿用至今。该项研究成果获国家农业部技术改进一等奖。
  80年代,他主持并组织有关院、所协作,承担了农业部的 “农药对农业生态环境影响的研究”重点项目,摸清了几种取代六六六的新农药在农业生态环境系统中的运动、变化规律,为开发高效低毒、低残留的新农药、新剂型和保护农业生态环境安全性评价提供了科学依据和有效措施。
  90年代起,陈子元开始探索农药对生态环境的深层次影响。陈子元提出,21世纪,核农学将把研究和应用范围扩大到包含农、林、渔、牧、副的大农业应用领域,并且贯穿于生产的全过程。
  “科研工作最重要的是要为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健康安全作出贡献,”陈子元说,“过去我们抓住了这个方向,填补了国内研究的空白,学科也由此走上了迅猛发展之路。”生物物理专业1984年被审定为理学博士学位授予点,1989年被命名为国家级生物物理重点学科。而后,又成为我校博士后流动站学科点。1993年被农业部命名为核农学重点开放实验室。2003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核技术及应用的博士学位授予点,成为拥有两个博士点的单位。在陈子元院士的带领下,核农所致力于植物诱变遗传与分子改良、同位素示踪与分子标记、应用分子生物物理、辐照工艺及加工研究,取得丰硕的成果。
  令陈子元欣慰的是,研究所的发展势头很好,去年人均科研经费超过100万元。“研究所50年的发展,靠的是一代代人的传承,到现在已经是第六代了。过去的50年是风雨同舟,未来的50年将会是锦绣前程。”展望未来,陈子元信心满怀。(本报记者陆兴华)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